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经典激情  »  蜜月行
蜜月行
广告

浴室里霧氣彌漫,飄飄渺渺,宛若仙境,新娘子正泡在浴缸中,俏臉血紅,也不知是酒喝多了,還是被浴室里的蒸汽蒸的,新娘子乳房以上的部位都露出水面,肌膚濕潤光滑,晶瑩剔透,只見新娘子晃了晃眩暈的腦袋,“嘩”的一身水響,新娘子從浴缸中站了起來,立時雪白的粉背露了出來,背影是這麼的美麗。

從背面看去,只見新娘子渾身都是晶瑩雪白,身材極是協調,身材玲瓏,曲線完美,露出香臀,香臀豐挺,肌膚更是白膩細嫩,真完美。

新娘子出了浴缸,站在地上,身子轉了過來,只要是個男人看到這樣的情景都會噴碧血,因為這是新娘子全裸的正面身體。

新娘子的身體修長,臉龐美麗,雙肩柔美,胸部豐滿,香乳粉嫩碩大尖挺,十分完美,蓓蕾翹立像兩個紅櫻桃讓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,往下是那盈盈的小細腰和嫩白豐挺的大屁股,再往下是那令人噴鼻血的茸茸陰毛,中間隱藏著迷人的花瓣。

此時那優美的身體正透著羞澀的紅,仿若仙女般冰肌玉骨、超凡出塵,亭亭玉立站在那里。

新娘子苦惱的拿著自己僅剩的一條小小內褲,猶豫著穿還是不穿,如果穿上等會再濕了的話,就沒得穿了,想到即將到來的洞房,新娘子甜蜜的笑了,接著臉上又露出壞壞的笑容,將手中的小小內褲收了起來,全身上下緊裹著條浴巾,浴巾很短,剛好抱住新娘子的翹臀,乳房顫顫巍巍,有近一半露在外面,這仙子出浴圖,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都會忍不住。

半裸的新娘子用干毛巾擦干了秀發,只是怎麼也找不到眼鏡,心中一想,肯定是宇拿出去的,想到宇,新娘子滿心甜蜜,臉上蕩漾著快樂的微笑,就這樣摸著走出浴室。“嘩”的一聲,新娘子拉開了浴室的門,眼前卻是一暗,臥室的燈被關了,藉著窗外微弱的幾乎或略不計的光亮,新娘子看到床上有個人影,似乎正朝她看來,想到自己只穿著浴巾,連內衣都沒穿,新娘子就羞得低下了頭,耳中聽著床上呼吸越來越急促的我,新娘子更是不堪,在我火辣辣的目光注視下,新娘子全身酥軟。

我並不近視,比新娘好多了,看著出水芙蓉的新娘,聞著新娘散發出的淡淡幽香,我的欲火蹭蹭的往上冒。“宇,怎麼不開燈?”我本來想向禽獸一樣的撲向新娘,以最粗暴的形式強暴新娘,乍然聽到她把自己當作宇,想到就算自己輕薄于她,她也不會反抗,這真是天賜的良機,我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,只要能一親香澤,死而無憾;我過去一把摟住新娘,新娘沒有反抗,甜蜜地躺在我懷里。

我心頭一陣顫蕩,真怕眼前只是剎那間的幻象。

我完全無法控制自己,我將新娘拉到床上,尋上新娘的香唇,使勁地吻她,撫摸她柔若無骨的香肩,用盡我的熱情、力氣。

新娘嬌軀不堪刺激地抖顫,片刻嘴唇變得灼熱,她抽出玉手摟上我的脖子,沈醉在我的熱吻里。“這是真的嗎?居然會甘心和我相擁熱吻。”新郎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美景。

我抱緊新娘子,雙手不由自主的揉捏撫摩新娘子的腰腹,不幾時,新娘子的嬌軀開始火熱,粉面羞紅,銀牙緊咬,櫻唇中無意識的發出幾聲嬌呤。

這更助長了我,我一雙手開始上移,漸漸的捂上了新娘子嬌嫩堅挺的酥胸,同時雙唇從新娘子光潔的額頭一路吻下,來到酥胸,雖然隔了一層浴巾,但新郎仍然能感覺到那對玉峰的驚人,不由得又揉又捏,更想著入內一探究竟。

而懷中的新娘子也已動情,放松了身體,隨著我的吻,身體發生了異樣的變化,一陣陣酥麻快感油然而生。

面上漸漸泛起了醉人的紅暈,不住的嬌聲喘喘,嬌軀更是不停的扭動,無意識的磨擦著我男性的欲望。

終于我的一只右手再也耐不住寂寞,順著新娘浴巾上邊緣爬了進去,“哦”我無聲的呻吟了一聲,居然沒帶裹胸,我的手指不客氣的直接揉捏玉峰和玉峰上的櫻桃,更是上下夾攻,左右逗弄,那種軟而堅挺的嫩滑感,簡直讓我愛不釋手,忍不住狠狠地抓了一下。

另外一只左手仍緊捂佳人的柳腰,防止新娘子軟倒在床。

同時一張大嘴不甘寂寞,直接將整個櫻桃含進嘴里,用舌頭不住的舔弄,用牙齒親咬……

含苞未破、尚是處女之身的新娘子立時如遭雷擊,銀牙暗咬,秀眉輕擰,“嗯--”紅唇不自覺地呻吟出聲……

這時我便不再顧慮,拉掉新娘子身上僅有的浴巾,把雙手也伸到了新娘子的胸口,放肆地玩弄著乳峰和葡萄,新娘子眼睜睜地任由我那雙大手在她的胸前抓捏,我兩指一並,捏住了新娘子的嬌嫩蓓蕾,對一個處女的蓓蕾這樣的直接刺激,令得新娘子兒芳心嬌羞萬般。

聽著新娘子動人的呻吟,強忍欲火的我不慌不忙地吮吸那誘人的可愛乳頭……

我能明顯感覺到身下新娘子的緊張輕顫,還有那一對美乳的嬌柔挺立,我越來越放肆,新娘的粉嫩嬌乳在我的十指中不斷地變形,那動人的手感、那逼人的快感、那剌激的罪惡感,讓我的情緒到達了前所未有的端點,我只覺得胯下肉棒脹痛得幾乎要爆掉。“宇,輕點。”我戀戀不舍地離開誘人的玉峰,將新娘子平躺在床上,雙手開始向下面進軍。

新娘子萋萋芳草掩映下的幽谷,在玉腿無意識下不時開合:

若隱若現的桃園漸漸有淳淳春水溢出。

新娘子早已一絲不掛了,但在我目光的注視下,還是羞得粉臉通紅,芳心嬌羞,不知所措。

新娘子的處女玉體就這麼赤裸裸的平躺著,一絲不掛的猶如一只待宰的羊羔,那潔白的小腹下端,一團淡黑的少女陰毛是那樣柔軟,掩蓋著處女那條粉嫩玉溝。

新娘子的裸體真是只應天上有,那清純的玉容,晶瑩的玉頸,潔白的玉峰,還有那圓潤玉臍,修長的玉腿,神秘的幽谷,都構成了一副絕佳的獨一無二的美景。

我把手伸進新娘子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,手指輕捏著處女陰毛一陣揉搓,新娘子被我玩弄得粉面羞紅,櫻桃小嘴嬌喘籲籲:“唔……嗯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嗯……

嗯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一股亮晶晶、粘稠滑膩的處女愛液也流出新娘子的下身,濕了我一手。

我雙手不停,眼睛卻賊兮兮地盯著那神秘的粉紅細縫,感覺它早已濕滑,不自禁地探出手指,輕柔地觸碰那處女的聖潔私處。

從未接受甘露滋潤,也未經外客到訪的私密地,傳來一波一波強烈的刺骨酸癢,新娘子不自禁的擡起頭來,大口喘氣,秀眉微蹙,媚眼迷離,發出令人銷魂的嗯唔呻吟,然后嬌軟無力的癱軟在床上,任憑擺布。

我猛撲上去,抱住新娘子的纖腰把她緊緊抱著,兩手從后面撫摩著她的兩半雪白豐臀,軟綿綿的好滑好刺激。

新娘子掙扎著臀部左右扭動,這讓我感到更加過癮。

我再也忍不住將新娘子的玉腿分開,臉湊近了她的蜜洞,我的呼吸不由得沈重起來,目光順著大腿內側往上望去,新娘真是雪白無瑕,猶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蓮花。

大腿兩側是隆起的大陰唇,像兩扇玉門緊緊關閉,只留下一條小小的縫隙,縫隙的中間還隱隱可見一個小小的圓孔;縫隙的上緣是粉紅的陰蒂,烏黑的陰毛只分布在陰蒂的周圍和大陰唇的上緣,顯得很是鮮嫩。

我向上爬去,用嘴吮吸著新娘子的粉紅乳頭,粗大的肉棒摩擦著新娘子微隆的陰阜,新娘子的兩片豐滿大陰唇緊緊關閉著,她的陰毛不算特別的濃密,新郎伸出手輕易找到了新娘子的陰蒂,然后一下一下的揉捏起來,同時也開始撫弄嬌嫩的大陰唇。

敏感區域受到侵襲,新娘子的身體很快有了變化,粉紅的大陰唇漸漸充血張開,花園里也慢慢濕潤,流出了透明的愛液。

我又來到了下面,用舌頭舔吸新娘子的玉門。

緊閉的玉門在不斷的挑逗下再也抵擋不住,打開了。“宇,那里髒,不要添。”新娘子從未受過這樣的挑逗,嬌軀亂顫,櫻唇發出陣陣呻吟,“唔……嗯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”新娘子口中嬌喘籲籲,還不時伸出香舌舔舐著櫻唇,仿佛十分饑渴一般,迎合著我的愛撫,修長的美腿,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,似乎還在享受情欲的快感。

只一會兒,新娘子便覺得身子越來越熱,越來越麻、越來越癢,她只覺得渾身的酥癢變得十分難受,而下體的麻癢,更令她直希望我用手去扣、去挖。

新娘神智越見不清,她嬌喘噓噓的,嬌啼不斷:“唔……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唔……

哎……“我又輕輕把大陰唇往兩邊撥開,玉門緩緩的打開,粉紅色的門內還有一道小門,那是一雙小陰唇,再深入,圓圓的陰道開口終于顯露,這迷人的小蜜壺,將要迎來第一位客人。我只覺得下身的巨棒堅硬異常,欲想鑽進這小小的洞口,直搗黃龍,但還是被強忍住了。

我的手輕撫著插進新娘的花溪,並在她那神密花瓣陰唇上輕擦揉撫,新娘子更是嬌啼不斷:“唔……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唔……哎……”此時的我已是欲焰高熾,忍不住將手指向新娘的花徑深處尋幽探秘……“唔----”新娘子的花唇驀地夾緊,欲抵擋深入的手指……

我小心翼翼、一寸寸地探索著滑膩的嫩肉,暗暗體昧著玉體的輕顫,感受著手指尖傳來的緊夾、纏繞,我的手指終抵達玉潔的童貞之源。

無論玉腿怎樣的緊夾,清純處女的神聖貞潔還是落入了我的邪手,新娘子嬌羞萬分,卻又甜蜜無比。

可我此時卻楞住了,好像對觸碰到的嫩膜感到很不可思議,驚得瞪大了眼睛,腦中思緒一亂,浮想聯翩,等待著被更深入開發的新娘子沒有等到期待中的刺激,竟然主動顫動下身,讓得插在下身的手指能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快感。

新娘子的主動打斷了我的思緒,看著情欲高漲的新娘子,我一咬牙,繼續著這洞房之事,而且明顯感覺到,我更賣力了。

我的指尖不時地沿著處女膜邊轉著圈,清純的新娘子桃腮暈紅,美眸緊閉、檀口微張、秀眉緊蹙,讓人分不清是痛苦還是刺激。

我又用大拇指輕輕一揉那顆粉嫩陰蒂。“啊----”新娘子如遭雷擊,赤裸玉體猛地一陣痙攣,一雙素手不由地深深抓進床褥里。“宇,進來吧!人家快死了。”我再不怠慢,飛快脫下全身衣褲,挺著炙熱的男性慾望,趴下身體,往濕淋淋的粉紅細縫送去。

床上的新娘子也開始大膽,她一手握住玉莖,令她吃驚的是兵器的粗長。

粗長的肉棒更能引起新娘子的性慾,“宇,你的玉莖好大,在我們浪漫的洞房夜,讓我爽個夠吧!”我不敢怠慢,將肉棒頂住俏新娘子的嫩肉,就是一陣磨轉,兩手更在新娘子堅實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,陣陣酥麻的充實快感,令新娘子不由自主的嗯了一聲,整個人再度癱軟,那里還能夠抵抗半分,可是內心卻還在吶喊,“宇,快插入吧!”我一口含住新娘子玉般的耳垂,一陣輕輕啜咬,胯下肉棒更是不停在新娘子洞口磨轉,雙手手指緊捏住玉峰蓓蕾,在那玩弄著。

我好像並不急于將肉棒插入處子花房,我繼續玩弄著熱熱的陰核。“嗯嗯”從新娘子的鼻孔冒出,好像無法忍耐的甜美哼聲。

過了一會兒,陰核已經完全充血,我才停止對陰核的攻擊。“宇,不要折磨人家了,進來吧!”新娘子再次主動求歡。

我也是無法忍耐了,艱難地調正了姿勢,腰間慢慢用力,頓時間,那硬得像根鐵棍似的肉棒對準那待開的花苞,腰際發力一沈,陰莖已隨著動作擠開陰道,刺進新娘子的處女花房內。

一會兒,我習慣了姿勢,抽動的動作變得順暢起來;雖然龜頭的嫩肉被緊夾有點發痛,但隨著肉棒內淫液的流出,那輕微的痛楚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強勁快感,快感一浪一浪地狂襲下,我再一次把新娘子柔嫩的雙乳控在手中搓揉。

雖然新娘子還是個青澀的處女,但這時,在我純熟的技巧剌激下,她的玉洞內己充滿了潤滑的蜜水,所以我的龜頭在揉開她的花瓣后,並不算十分困難,便己塞進了緊致的玉宮中,才一下子,便碰到了那道令我雀躍不己的堅韌障礙。

看著新娘子羞得通紅的小臉,海棠一般可愛,我忍不住端著結實的雪臀上下抽插起來,我的抽插水平頗高,就是不捅破處女膜,開始時佳人挺直了身子,臉上全是痛苦的神色,眉頭緊皺,嘴中痛哼著:“嗯…啊…

啊…哦…”但只是一會的工夫,新娘子體內的快感就被男人的精液喚醒,隨著肉棒不斷的進入抽出,新娘子的身體達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,她忘記了女性的矜持,開始瘋狂的扭動雪臀,時而又上下套弄,胸前堅挺的玉峰隨著身體上下晃動,更加增重了浪漫的氣息。

突然我退出肉棒,新娘子卻一把摟住我,將我正面壓在自己身上,並幸福歡喜的親吻著我,濕漉漉的芳草在我下腹磨動,濕潤的蜜唇觸到龜頭,二人渾身都是一震。

新娘子主動伸手探下,挫身緩緩將玉莖引入體內。

碩大的尖端撐開敏感的肉唇,酥麻的感覺讓她心兒都酥了起來,一時間動彈不得。

敏感的龜頭被濕潤的滑肉緊緊含住,粘膩的感覺銷魂蝕骨,我閉上眼睛細細的品味。

花蜜從蛤口流到玉莖,晶瑩雪亮。

新娘子頓了一刻,咬牙緩緩將玉莖吞入體內。

熟悉的溫暖濕潤包裹棒身,下身仿佛回到了溫馨的老家。

新娘子蛾眉微鎖,美目緊閉,喉間吐出嬌弱的一聲長哼,終于將龜頭頂到柔軟的處女膜。

我低頭看去,只見粗壯的棒身無情地撐開蛤口,濕漉漉的蜜唇被大大的分開,體外卻尚有一截玉莖。

我輕輕再往里面擠了擠,新娘子的口中發出嬌媚的呻吟聲,“啊,啊,好!宇,再插得深一點。”我吞了一口口水,調整了一下姿勢后,試著加強壓力,頓時,那片薄薄的瓣膜被撐得緊脹欲破。“唔……”媚眼迷離的新娘子皺起了鳳眉,發出了一聲痛苦的輕哼……

但這時我的大箭概己在弦,怎可能再忍而不發?

我一挪膝蓋、腰眼用力,肉棒狠狠地往前便挺……

“噗!”隨著一下暗響,那片可憐的薄膜終于抵受不了突剌,才一下子,便被那無情的力量所撕破,失去了防衛,那粗大的肉棒挾著余勢急剌而入,深深地沒入了冰清玉潔的玉宮之中。“呀……”新娘子只覺得下身一陣裂痛,雙手本能地抵住了我的胸膛。

我感覺到龜頭一瞬間便刺穿了軟女膜,配合著下陰流出的處女落紅,我知道自己已得到了這位小美女最寶貴的第一次,也如新娘子之願在甜蜜的洞房夜失身。

伴隨著新娘子大腿間的落紅,更進一步的刺激著我的摧殘欲望。

既然已經開了苞,辣手摧花的時間到了,我不進反退的緩緩抽出著陰莖,感受著體內處女膜的位置,用我那碩大的龜頭磨擦著處女膜殘骸。

每一次觸及,她都痛出了豆大的淚水,直到我反反覆覆抽送了十多次,才將處女膜殘骸颳過一干二淨,徹底開發了新娘子陰道的處女膜地段。

新娘子的處女膜被刺破,一絲疼痛夾著一絲酥癢的充實感傳遍全身,新娘子粉面羞紅,柳眉微皺,兩粒晶瑩的淚珠因疼痛湧出美眸,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已失去寶貴的童貞,雪白的玉股下落紅片片。“唔……”一聲嬌喘,新娘子羞紅滿面,一雙修長玉腿一陣僵直,輕輕一夾那蓬門中的大肉棒,感受著狹窄緊小的陰道被塞得又滿又緊。“宇,我已是你的人了。”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新娘子開始嬌喘,雪白胴體也開始微微蠕動。

在赤裸玉體嬌羞而難捺的一起一伏之間,回應著我陽具的抽出頂入,我逐漸加快了節奏,下身在陰道中進進出出,越來越狠、重、快……

新娘子被我刺得欲仙欲死,心魂皆酥,一雙嬌渾圓的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、放下、擡高……

最后又盤在我的臀后,以幫助“心上人”能更深地進入自己的陰道深處。

絕色清純的新娘子那芳美鮮紅的小嘴嬌啼婉轉:“唔……唔……

 

 

唔……唔……。”當大肉棒到達子宮時,新娘子的身體由花芯開始麻痹。

身體內那充滿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無禮地抽動,全身都在燃燒,新娘子高聲叫床。“喔喔……”無意識地發出陶醉的聲音,新娘子苗條的身體搖搖晃晃,花谷里充盈的蜜液,使小蜜壺徹底濕潤。

驀地,新娘子覺得那個大家夥頂到了自己陰道深處那最神密花芯陰核,她更是嬌羞萬般,嬌啼婉轉: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輕……

唔……

輕……

點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我用龜頭連連輕頂那含羞帶怯的處女陰核,佳人嬌羞的粉臉脹得通紅,被我這樣連連頂觸得欲仙欲死,嬌呻豔吟: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輕……

唔……

老公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輕……

輕點……唔……”突然,新娘子玉體一陣電擊般的酸麻,嬌嫩的嫩肉緊緊地箍夾住那火熱的巨大陽具,雪白的胴體一陣輕顫、痙攣,那下身深處的陰核不由自主地哆嗦,新娘子優美玉腿猛地高高揚起,繃緊、僵直……

最后無奈地盤在了“心上人”的腰上,把我緊緊地夾在下身,從陰道深處的射出一股粘稠膩滑的玉女陰精,新娘子玉靨羞紅,芳心嬌羞萬分。“唔

好……

好燙……喔……”新娘子的初精浸透著肉棍,流出陰道,流出玉溝,浸濕床單。

射出處女陰精后,新娘子羞得緋紅,玉體酥麻,粉臉含春,美麗的胴體一陣痙攣。

可我沒有射精念頭,新娘子感到舒服暢爽的快感,卻一浪一浪地不斷傳來,隨著那火熱的抽送,貫進她的下體的每一個角落。“哼…唔!……

哼……

唔!……

唔……

啊啊!……

啊……啊!”很自然地,她大聲地呻吟了起來……

我一邊用力的在新娘子的小蜜壺里抽插,一邊繼續抓捏她的豐乳。

新娘子高翹著雪白的大腿,連續不斷的向上蹬踹,緊窄的陰道包裹著小弟弟,異常猛烈的痙攣收縮,讓我覺得高潮很快就要來到了。

我狂暴地在那緊窄的陰道中橫沖直撞,就在這時,我猛地摟緊新娘子的細腰,下身緊緊地抵住佳人的下體,肉棍狠狠地刺入緊窄濕滑不堪的處女陰道內……“……啊……喔……”新娘子一聲狂啼,銀牙緊咬,兩粒晶瑩的珠淚奪眶而出,這是狂喜的淚水。“啊…”隨著一聲嬌呼,一股粘稠的處女陰精從陰道深處的子宮內流射而出,順著陰道中的肉棒,流出陰道,浸濕沾染著落紅的床單,我的龜頭深深頂入新娘子緊小的陰道深處,在她緊緊含住龜頭的痙攣中,我亦不能再堅持,只覺后腰一麻,滾滾濃精噴灑而出,點滴不剩的澆灌在花芯上,灌入了新娘子處子花房中,把已然神智昏蒙的新娘子燙得失聲大呼,無力的雙腿不由自主地纏緊了我的腰,擡起圓臀,迎接我的沖擊,小蜜壺含夾裹吸,將精液一股腦兒地吸入了花芯深處。

這股陽精燙得新娘子心神俱醉,玉體嬌酥,真的是欲仙欲死,魂遊巫山……

開苞炮打完了,新娘子好像整個人還沈浸在那無與倫比的美感當中,她緊緊摟著我,只覺渾身上下嬌慵無力,每寸肌膚都還茫酥酥的。

想到剛才被我奸得嬌啼婉轉、欲仙欲死,新娘子粉面羞紅,芳心嬌羞萬般,她的喘息聲仍未平複,臉上的紅暈也未退去。

她的肉體依然柔軟溫暖,嬌嫩皮膚上仍有細細的香汗。

開苞炮后,我的欲望消了,娘子可能還沈浸在快感中,摟著我,頭靠在我的臂彎,臉上露出幸福快樂的笑容,一會的功夫就睡著了。

浴室里霧氣彌漫,飄飄渺渺,宛若仙境,新娘子正泡在浴缸中,俏臉血紅,也不知是酒喝多了,還是被浴室里的蒸汽蒸的,新娘子乳房以上的部位都露出水面,肌膚濕潤光滑,晶瑩剔透,只見新娘子晃了晃眩暈的腦袋,“嘩”的一身水響,新娘子從浴缸中站了起來,立時雪白的粉背露了出來,背影是這麼的美麗。

從背面看去,只見新娘子渾身都是晶瑩雪白,身材極是協調,身材玲瓏,曲線完美,露出香臀,香臀豐挺,肌膚更是白膩細嫩,真完美。

新娘子出了浴缸,站在地上,身子轉了過來,只要是個男人看到這樣的情景都會噴碧血,因為這是新娘子全裸的正面身體。

新娘子的身體修長,臉龐美麗,雙肩柔美,胸部豐滿,香乳粉嫩碩大尖挺,十分完美,蓓蕾翹立像兩個紅櫻桃讓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,往下是那盈盈的小細腰和嫩白豐挺的大屁股,再往下是那令人噴鼻血的茸茸陰毛,中間隱藏著迷人的花瓣。

此時那優美的身體正透著羞澀的紅,仿若仙女般冰肌玉骨、超凡出塵,亭亭玉立站在那里。

新娘子苦惱的拿著自己僅剩的一條小小內褲,猶豫著穿還是不穿,如果穿上等會再濕了的話,就沒得穿了,想到即將到來的洞房,新娘子甜蜜的笑了,接著臉上又露出壞壞的笑容,將手中的小小內褲收了起來,全身上下緊裹著條浴巾,浴巾很短,剛好抱住新娘子的翹臀,乳房顫顫巍巍,有近一半露在外面,這仙子出浴圖,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都會忍不住。

半裸的新娘子用干毛巾擦干了秀發,只是怎麼也找不到眼鏡,心中一想,肯定是宇拿出去的,想到宇,新娘子滿心甜蜜,臉上蕩漾著快樂的微笑,就這樣摸著走出浴室。“嘩”的一聲,新娘子拉開了浴室的門,眼前卻是一暗,臥室的燈被關了,藉著窗外微弱的幾乎或略不計的光亮,新娘子看到床上有個人影,似乎正朝她看來,想到自己只穿著浴巾,連內衣都沒穿,新娘子就羞得低下了頭,耳中聽著床上呼吸越來越急促的我,新娘子更是不堪,在我火辣辣的目光注視下,新娘子全身酥軟。

我並不近視,比新娘好多了,看著出水芙蓉的新娘,聞著新娘散發出的淡淡幽香,我的欲火蹭蹭的往上冒。“宇,怎麼不開燈?”我本來想向禽獸一樣的撲向新娘,以最粗暴的形式強暴新娘,乍然聽到她把自己當作宇,想到就算自己輕薄于她,她也不會反抗,這真是天賜的良機,我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,只要能一親香澤,死而無憾;我過去一把摟住新娘,新娘沒有反抗,甜蜜地躺在我懷里。

我心頭一陣顫蕩,真怕眼前只是剎那間的幻象。

我完全無法控制自己,我將新娘拉到床上,尋上新娘的香唇,使勁地吻她,撫摸她柔若無骨的香肩,用盡我的熱情、力氣。

新娘嬌軀不堪刺激地抖顫,片刻嘴唇變得灼熱,她抽出玉手摟上我的脖子,沈醉在我的熱吻里。“這是真的嗎?居然會甘心和我相擁熱吻。”新郎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美景。

我抱緊新娘子,雙手不由自主的揉捏撫摩新娘子的腰腹,不幾時,新娘子的嬌軀開始火熱,粉面羞紅,銀牙緊咬,櫻唇中無意識的發出幾聲嬌呤。

這更助長了我,我一雙手開始上移,漸漸的捂上了新娘子嬌嫩堅挺的酥胸,同時雙唇從新娘子光潔的額頭一路吻下,來到酥胸,雖然隔了一層浴巾,但新郎仍然能感覺到那對玉峰的驚人,不由得又揉又捏,更想著入內一探究竟。

而懷中的新娘子也已動情,放松了身體,隨著我的吻,身體發生了異樣的變化,一陣陣酥麻快感油然而生。

面上漸漸泛起了醉人的紅暈,不住的嬌聲喘喘,嬌軀更是不停的扭動,無意識的磨擦著我男性的欲望。

終于我的一只右手再也耐不住寂寞,順著新娘浴巾上邊緣爬了進去,“哦”我無聲的呻吟了一聲,居然沒帶裹胸,我的手指不客氣的直接揉捏玉峰和玉峰上的櫻桃,更是上下夾攻,左右逗弄,那種軟而堅挺的嫩滑感,簡直讓我愛不釋手,忍不住狠狠地抓了一下。

另外一只左手仍緊捂佳人的柳腰,防止新娘子軟倒在床。

同時一張大嘴不甘寂寞,直接將整個櫻桃含進嘴里,用舌頭不住的舔弄,用牙齒親咬……

含苞未破、尚是處女之身的新娘子立時如遭雷擊,銀牙暗咬,秀眉輕擰,“嗯--”紅唇不自覺地呻吟出聲……

這時我便不再顧慮,拉掉新娘子身上僅有的浴巾,把雙手也伸到了新娘子的胸口,放肆地玩弄著乳峰和葡萄,新娘子眼睜睜地任由我那雙大手在她的胸前抓捏,我兩指一並,捏住了新娘子的嬌嫩蓓蕾,對一個處女的蓓蕾這樣的直接刺激,令得新娘子兒芳心嬌羞萬般。

聽著新娘子動人的呻吟,強忍欲火的我不慌不忙地吮吸那誘人的可愛乳頭……

我能明顯感覺到身下新娘子的緊張輕顫,還有那一對美乳的嬌柔挺立,我越來越放肆,新娘的粉嫩嬌乳在我的十指中不斷地變形,那動人的手感、那逼人的快感、那剌激的罪惡感,讓我的情緒到達了前所未有的端點,我只覺得胯下肉棒脹痛得幾乎要爆掉。“宇,輕點。”我戀戀不舍地離開誘人的玉峰,將新娘子平躺在床上,雙手開始向下面進軍。

新娘子萋萋芳草掩映下的幽谷,在玉腿無意識下不時開合:

若隱若現的桃園漸漸有淳淳春水溢出。

新娘子早已一絲不掛了,但在我目光的注視下,還是羞得粉臉通紅,芳心嬌羞,不知所措。

新娘子的處女玉體就這麼赤裸裸的平躺著,一絲不掛的猶如一只待宰的羊羔,那潔白的小腹下端,一團淡黑的少女陰毛是那樣柔軟,掩蓋著處女那條粉嫩玉溝。

新娘子的裸體真是只應天上有,那清純的玉容,晶瑩的玉頸,潔白的玉峰,還有那圓潤玉臍,修長的玉腿,神秘的幽谷,都構成了一副絕佳的獨一無二的美景。

我把手伸進新娘子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,手指輕捏著處女陰毛一陣揉搓,新娘子被我玩弄得粉面羞紅,櫻桃小嘴嬌喘籲籲:“唔……嗯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嗯……

嗯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一股亮晶晶、粘稠滑膩的處女愛液也流出新娘子的下身,濕了我一手。

我雙手不停,眼睛卻賊兮兮地盯著那神秘的粉紅細縫,感覺它早已濕滑,不自禁地探出手指,輕柔地觸碰那處女的聖潔私處。

從未接受甘露滋潤,也未經外客到訪的私密地,傳來一波一波強烈的刺骨酸癢,新娘子不自禁的擡起頭來,大口喘氣,秀眉微蹙,媚眼迷離,發出令人銷魂的嗯唔呻吟,然后嬌軟無力的癱軟在床上,任憑擺布。

我猛撲上去,抱住新娘子的纖腰把她緊緊抱著,兩手從后面撫摩著她的兩半雪白豐臀,軟綿綿的好滑好刺激。

新娘子掙扎著臀部左右扭動,這讓我感到更加過癮。

我再也忍不住將新娘子的玉腿分開,臉湊近了她的蜜洞,我的呼吸不由得沈重起來,目光順著大腿內側往上望去,新娘真是雪白無瑕,猶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蓮花。

大腿兩側是隆起的大陰唇,像兩扇玉門緊緊關閉,只留下一條小小的縫隙,縫隙的中間還隱隱可見一個小小的圓孔;縫隙的上緣是粉紅的陰蒂,烏黑的陰毛只分布在陰蒂的周圍和大陰唇的上緣,顯得很是鮮嫩。

我向上爬去,用嘴吮吸著新娘子的粉紅乳頭,粗大的肉棒摩擦著新娘子微隆的陰阜,新娘子的兩片豐滿大陰唇緊緊關閉著,她的陰毛不算特別的濃密,新郎伸出手輕易找到了新娘子的陰蒂,然后一下一下的揉捏起來,同時也開始撫弄嬌嫩的大陰唇。

敏感區域受到侵襲,新娘子的身體很快有了變化,粉紅的大陰唇漸漸充血張開,花園里也慢慢濕潤,流出了透明的愛液。

我又來到了下面,用舌頭舔吸新娘子的玉門。

緊閉的玉門在不斷的挑逗下再也抵擋不住,打開了。“宇,那里髒,不要添。”新娘子從未受過這樣的挑逗,嬌軀亂顫,櫻唇發出陣陣呻吟,“唔……嗯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”新娘子口中嬌喘籲籲,還不時伸出香舌舔舐著櫻唇,仿佛十分饑渴一般,迎合著我的愛撫,修長的美腿,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,似乎還在享受情欲的快感。

只一會兒,新娘子便覺得身子越來越熱,越來越麻、越來越癢,她只覺得渾身的酥癢變得十分難受,而下體的麻癢,更令她直希望我用手去扣、去挖。

新娘神智越見不清,她嬌喘噓噓的,嬌啼不斷:“唔……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唔……

哎……“我又輕輕把大陰唇往兩邊撥開,玉門緩緩的打開,粉紅色的門內還有一道小門,那是一雙小陰唇,再深入,圓圓的陰道開口終于顯露,這迷人的小蜜壺,將要迎來第一位客人。我只覺得下身的巨棒堅硬異常,欲想鑽進這小小的洞口,直搗黃龍,但還是被強忍住了。

我的手輕撫著插進新娘的花溪,並在她那神密花瓣陰唇上輕擦揉撫,新娘子更是嬌啼不斷:“唔……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唔……哎……”此時的我已是欲焰高熾,忍不住將手指向新娘的花徑深處尋幽探秘……“唔----”新娘子的花唇驀地夾緊,欲抵擋深入的手指……

我小心翼翼、一寸寸地探索著滑膩的嫩肉,暗暗體昧著玉體的輕顫,感受著手指尖傳來的緊夾、纏繞,我的手指終抵達玉潔的童貞之源。

無論玉腿怎樣的緊夾,清純處女的神聖貞潔還是落入了我的邪手,新娘子嬌羞萬分,卻又甜蜜無比。

可我此時卻楞住了,好像對觸碰到的嫩膜感到很不可思議,驚得瞪大了眼睛,腦中思緒一亂,浮想聯翩,等待著被更深入開發的新娘子沒有等到期待中的刺激,竟然主動顫動下身,讓得插在下身的手指能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快感。

新娘子的主動打斷了我的思緒,看著情欲高漲的新娘子,我一咬牙,繼續著這洞房之事,而且明顯感覺到,我更賣力了。

我的指尖不時地沿著處女膜邊轉著圈,清純的新娘子桃腮暈紅,美眸緊閉、檀口微張、秀眉緊蹙,讓人分不清是痛苦還是刺激。

我又用大拇指輕輕一揉那顆粉嫩陰蒂。“啊----”新娘子如遭雷擊,赤裸玉體猛地一陣痙攣,一雙素手不由地深深抓進床褥里。“宇,進來吧!人家快死了。”我再不怠慢,飛快脫下全身衣褲,挺著炙熱的男性慾望,趴下身體,往濕淋淋的粉紅細縫送去。

床上的新娘子也開始大膽,她一手握住玉莖,令她吃驚的是兵器的粗長。

粗長的肉棒更能引起新娘子的性慾,“宇,你的玉莖好大,在我們浪漫的洞房夜,讓我爽個夠吧!”我不敢怠慢,將肉棒頂住俏新娘子的嫩肉,就是一陣磨轉,兩手更在新娘子堅實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,陣陣酥麻的充實快感,令新娘子不由自主的嗯了一聲,整個人再度癱軟,那里還能夠抵抗半分,可是內心卻還在吶喊,“宇,快插入吧!”我一口含住新娘子玉般的耳垂,一陣輕輕啜咬,胯下肉棒更是不停在新娘子洞口磨轉,雙手手指緊捏住玉峰蓓蕾,在那玩弄著。

我好像並不急于將肉棒插入處子花房,我繼續玩弄著熱熱的陰核。“嗯嗯”從新娘子的鼻孔冒出,好像無法忍耐的甜美哼聲。

過了一會兒,陰核已經完全充血,我才停止對陰核的攻擊。“宇,不要折磨人家了,進來吧!”新娘子再次主動求歡。

我也是無法忍耐了,艱難地調正了姿勢,腰間慢慢用力,頓時間,那硬得像根鐵棍似的肉棒對準那待開的花苞,腰際發力一沈,陰莖已隨著動作擠開陰道,刺進新娘子的處女花房內。

一會兒,我習慣了姿勢,抽動的動作變得順暢起來;雖然龜頭的嫩肉被緊夾有點發痛,但隨著肉棒內淫液的流出,那輕微的痛楚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強勁快感,快感一浪一浪地狂襲下,我再一次把新娘子柔嫩的雙乳控在手中搓揉。

雖然新娘子還是個青澀的處女,但這時,在我純熟的技巧剌激下,她的玉洞內己充滿了潤滑的蜜水,所以我的龜頭在揉開她的花瓣后,並不算十分困難,便己塞進了緊致的玉宮中,才一下子,便碰到了那道令我雀躍不己的堅韌障礙。

看著新娘子羞得通紅的小臉,海棠一般可愛,我忍不住端著結實的雪臀上下抽插起來,我的抽插水平頗高,就是不捅破處女膜,開始時佳人挺直了身子,臉上全是痛苦的神色,眉頭緊皺,嘴中痛哼著:“嗯…啊…

啊…哦…”但只是一會的工夫,新娘子體內的快感就被男人的精液喚醒,隨著肉棒不斷的進入抽出,新娘子的身體達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,她忘記了女性的矜持,開始瘋狂的扭動雪臀,時而又上下套弄,胸前堅挺的玉峰隨著身體上下晃動,更加增重了浪漫的氣息。

突然我退出肉棒,新娘子卻一把摟住我,將我正面壓在自己身上,並幸福歡喜的親吻著我,濕漉漉的芳草在我下腹磨動,濕潤的蜜唇觸到龜頭,二人渾身都是一震。

新娘子主動伸手探下,挫身緩緩將玉莖引入體內。

碩大的尖端撐開敏感的肉唇,酥麻的感覺讓她心兒都酥了起來,一時間動彈不得。

敏感的龜頭被濕潤的滑肉緊緊含住,粘膩的感覺銷魂蝕骨,我閉上眼睛細細的品味。

花蜜從蛤口流到玉莖,晶瑩雪亮。

新娘子頓了一刻,咬牙緩緩將玉莖吞入體內。

熟悉的溫暖濕潤包裹棒身,下身仿佛回到了溫馨的老家。

新娘子蛾眉微鎖,美目緊閉,喉間吐出嬌弱的一聲長哼,終于將龜頭頂到柔軟的處女膜。

我低頭看去,只見粗壯的棒身無情地撐開蛤口,濕漉漉的蜜唇被大大的分開,體外卻尚有一截玉莖。

我輕輕再往里面擠了擠,新娘子的口中發出嬌媚的呻吟聲,“啊,啊,好!宇,再插得深一點。”我吞了一口口水,調整了一下姿勢后,試著加強壓力,頓時,那片薄薄的瓣膜被撐得緊脹欲破。“唔……”媚眼迷離的新娘子皺起了鳳眉,發出了一聲痛苦的輕哼……

但這時我的大箭概己在弦,怎可能再忍而不發?

我一挪膝蓋、腰眼用力,肉棒狠狠地往前便挺……

“噗!”隨著一下暗響,那片可憐的薄膜終于抵受不了突剌,才一下子,便被那無情的力量所撕破,失去了防衛,那粗大的肉棒挾著余勢急剌而入,深深地沒入了冰清玉潔的玉宮之中。“呀……”新娘子只覺得下身一陣裂痛,雙手本能地抵住了我的胸膛。

我感覺到龜頭一瞬間便刺穿了軟女膜,配合著下陰流出的處女落紅,我知道自己已得到了這位小美女最寶貴的第一次,也如新娘子之願在甜蜜的洞房夜失身。

伴隨著新娘子大腿間的落紅,更進一步的刺激著我的摧殘欲望。

既然已經開了苞,辣手摧花的時間到了,我不進反退的緩緩抽出著陰莖,感受著體內處女膜的位置,用我那碩大的龜頭磨擦著處女膜殘骸。

每一次觸及,她都痛出了豆大的淚水,直到我反反覆覆抽送了十多次,才將處女膜殘骸颳過一干二淨,徹底開發了新娘子陰道的處女膜地段。

新娘子的處女膜被刺破,一絲疼痛夾著一絲酥癢的充實感傳遍全身,新娘子粉面羞紅,柳眉微皺,兩粒晶瑩的淚珠因疼痛湧出美眸,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已失去寶貴的童貞,雪白的玉股下落紅片片。“唔……”一聲嬌喘,新娘子羞紅滿面,一雙修長玉腿一陣僵直,輕輕一夾那蓬門中的大肉棒,感受著狹窄緊小的陰道被塞得又滿又緊。“宇,我已是你的人了。”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新娘子開始嬌喘,雪白胴體也開始微微蠕動。

在赤裸玉體嬌羞而難捺的一起一伏之間,回應著我陽具的抽出頂入,我逐漸加快了節奏,下身在陰道中進進出出,越來越狠、重、快……

新娘子被我刺得欲仙欲死,心魂皆酥,一雙嬌渾圓的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、放下、擡高……

最后又盤在我的臀后,以幫助“心上人”能更深地進入自己的陰道深處。

絕色清純的新娘子那芳美鮮紅的小嘴嬌啼婉轉:“唔……唔……

 

 

唔……唔……。”當大肉棒到達子宮時,新娘子的身體由花芯開始麻痹。

身體內那充滿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無禮地抽動,全身都在燃燒,新娘子高聲叫床。“喔喔……”無意識地發出陶醉的聲音,新娘子苗條的身體搖搖晃晃,花谷里充盈的蜜液,使小蜜壺徹底濕潤。

驀地,新娘子覺得那個大家夥頂到了自己陰道深處那最神密花芯陰核,她更是嬌羞萬般,嬌啼婉轉: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輕……

唔……

輕……

點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我用龜頭連連輕頂那含羞帶怯的處女陰核,佳人嬌羞的粉臉脹得通紅,被我這樣連連頂觸得欲仙欲死,嬌呻豔吟: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輕……

唔……

老公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輕……

輕點……唔……”突然,新娘子玉體一陣電擊般的酸麻,嬌嫩的嫩肉緊緊地箍夾住那火熱的巨大陽具,雪白的胴體一陣輕顫、痙攣,那下身深處的陰核不由自主地哆嗦,新娘子優美玉腿猛地高高揚起,繃緊、僵直……

最后無奈地盤在了“心上人”的腰上,把我緊緊地夾在下身,從陰道深處的射出一股粘稠膩滑的玉女陰精,新娘子玉靨羞紅,芳心嬌羞萬分。“唔

好……

好燙……喔……”新娘子的初精浸透著肉棍,流出陰道,流出玉溝,浸濕床單。

射出處女陰精后,新娘子羞得緋紅,玉體酥麻,粉臉含春,美麗的胴體一陣痙攣。

可我沒有射精念頭,新娘子感到舒服暢爽的快感,卻一浪一浪地不斷傳來,隨著那火熱的抽送,貫進她的下體的每一個角落。“哼…唔!……

哼……

唔!……

唔……

啊啊!……

啊……啊!”很自然地,她大聲地呻吟了起來……

我一邊用力的在新娘子的小蜜壺里抽插,一邊繼續抓捏她的豐乳。

新娘子高翹著雪白的大腿,連續不斷的向上蹬踹,緊窄的陰道包裹著小弟弟,異常猛烈的痙攣收縮,讓我覺得高潮很快就要來到了。

我狂暴地在那緊窄的陰道中橫沖直撞,就在這時,我猛地摟緊新娘子的細腰,下身緊緊地抵住佳人的下體,肉棍狠狠地刺入緊窄濕滑不堪的處女陰道內……“……啊……喔……”新娘子一聲狂啼,銀牙緊咬,兩粒晶瑩的珠淚奪眶而出,這是狂喜的淚水。“啊…”隨著一聲嬌呼,一股粘稠的處女陰精從陰道深處的子宮內流射而出,順著陰道中的肉棒,流出陰道,浸濕沾染著落紅的床單,我的龜頭深深頂入新娘子緊小的陰道深處,在她緊緊含住龜頭的痙攣中,我亦不能再堅持,只覺后腰一麻,滾滾濃精噴灑而出,點滴不剩的澆灌在花芯上,灌入了新娘子處子花房中,把已然神智昏蒙的新娘子燙得失聲大呼,無力的雙腿不由自主地纏緊了我的腰,擡起圓臀,迎接我的沖擊,小蜜壺含夾裹吸,將精液一股腦兒地吸入了花芯深處。

這股陽精燙得新娘子心神俱醉,玉體嬌酥,真的是欲仙欲死,魂遊巫山……

開苞炮打完了,新娘子好像整個人還沈浸在那無與倫比的美感當中,她緊緊摟著我,只覺渾身上下嬌慵無力,每寸肌膚都還茫酥酥的。

想到剛才被我奸得嬌啼婉轉、欲仙欲死,新娘子粉面羞紅,芳心嬌羞萬般,她的喘息聲仍未平複,臉上的紅暈也未退去。

她的肉體依然柔軟溫暖,嬌嫩皮膚上仍有細細的香汗。

開苞炮后,我的欲望消了,娘子可能還沈浸在快感中,摟著我,頭靠在我的臂彎,臉上露出幸福快樂的笑容,一會的功夫就睡著了。

广告
广告
合作邮箱:lifengling94@outlook.com